關於部落格
一件你在乎的事
  • 7636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悼 二二八

如何紀念二二八 
這塊土地上大多數人主張: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,
台灣不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。然而執政黨的國家定位卻一直與「中國」混淆不清,
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中的關鍵時刻自亂陣腳,影響台灣前途至鉅。
職是選出能具體落實兩國論的總統候選人,是今年紀念二二八事件最大的意義。
 
文/李川信(新埔國小)
        發生在1947年的二二八事件,是全體台灣人的夢魘。多年來經過許多民主前輩流血、流汗的抗爭,2月28日終於成為台灣的國家「和平紀念日」。但和平應建立在:人民對歷史真相的瞭解和反省的程度進而審判元兇,呈現歷史應有的定位。讓新生代能為前人所犯的錯誤,產生正確的認知並記取教訓不再重蹈覆轍,為自己所生存的土地,創建和平公義的美好家園。
        目前,因錯誤的歷史教育使然,大多數的台灣教師,不是偏執於一知半解,就是全然無知於二二八事件;你能想像猶太人忘記被納粹大屠殺600萬人的歷史嗎?中國人忘記遭日本人南京大屠殺的經過嗎?猶太人千里追查兇手,數十年鍥而不捨,中國人對南京大屠殺忿恨不平,而台灣人面對二二八事件卻茫然不知,遑論查明真相、審判元兇。沒有誠懇悔過的道歉,如何談歷史的教訓?如何談寬恕呢?
        二二八事件應該屬於全體台灣人民共同的記憶與寶貴的資產;透過前人的犧牲,使得台灣人的後代子孫獲得新生的力量,連同數十年的白色恐怖經驗共同構成凝聚台灣主體意識,產生命運共同體的國家意志,以抵抗共產中國極權政治的侵略,建立一個獨立於中國政權之外的主權國家。可歎的是現今台灣社會仍然處在中國化的教育體系下,喪失了所有台灣歷史的記憶。面對中國政權文攻武嚇,隨時想跨海「統一」台灣,我們怎能不耽心可怕的二二八事件,又將重現?
        在這塊土地上的大多數人主張:台灣是一個主權獨立的國家,台灣不隸屬於中華人民共和國。然而執政黨的國家定位卻一直與「中國」混淆不清,使台灣在國際社會中的關鍵時刻自亂陣腳,影響台灣前途至鉅。
夢想不一定成真,但能使人類偉大。有夢的人充滿希望,無夢的人苟延殘喘,坐以待斃,李登輝總統所提出的兩國論是台灣的夢。

二二八事件報告
一九四五年的台灣「光復」,是台灣海峽兩岸的一次「統一」。
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,是這次「統一」的後遺症。
它可說是一場文化衝突,也說是一場「官逼民反」、「民反官壓」的輪迴。
這場悲劇,為台灣的住民烙下了一個深刻的胎記。
讓台灣人性格更加卑屈奴性,對政治產生恐懼,
從而鞏固了蔣氏父子撤退來台實施極權專制的政體。
 
編寫/葉速財(海汕國小教師)
        一、 迎接新時代
1945年8月15日,日皇宣佈無條件投降,結束二次世界大戰,也為日本在台灣的殖民統治劃下句點。至10月5日前進指揮所葛敬恩中將率員抵台為止,期間五十天台灣出現一段政治真空期。同時由台灣本土金融業先驅陳炘結合林獻堂、葉榮鐘成立的「歡迎國民政府籌備會」,帶領台灣人民以瘋狂似的熱情,迎接來自祖國的官員和軍隊。全民在「建設三民主義模範省」的口號下,對與聞地方政治上像著了魔一般熱烈參與。1946年初,一場應選三十名省議員的地方選舉竟然有一千多人登記。誰知台灣脫離過去的淒風苦雨,卻陷入了腥風血雨。
       二、 新總督府---從「期望」到「失望」
開羅會議中,將台灣規劃進入中國版圖。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。二週後,國民政府令:「特任陳儀為台灣省行政長官」。 九月七日國府當局派令陳儀兼「台灣警備總司令」。這個集軍政大權於一體的「行政長官公署」,在號稱「光復」的台灣出現後,使得原本滿懷期待的台灣菁英或一般民眾大感訝異,因為這種體制與日本時代的總督府在性質上並無二致。國民政府接管台灣後,雖然名義上給台灣人參政機會,實際上卻以「台灣沒有政治人才」或「台胞不解國語國文」為理由,把許多受過良好教育的台灣人排斥在中高級職位之外。例如,在最高階的簡任級待遇的官員中,台籍官員僅佔0.82%。滿懷期待以為光復後,可以伸展抱負的台籍菁英們,看到大陸人壟斷權位的情況,內心不免失望嘆息。標榜國家社會主義的陳儀,有鑑於日治專賣制度成效卓著,便一味沿襲,但是由 於牽親引戚導至機構龐大、人員眾多、素質不齊、貪污舞弊,且因質劣價高,到最後「新總督府」的財政,竟到了收支不能相抵的地步。
       三、 動盪不安的社會---由「動盪」到「暴動」
       經營不善的「國營獨佔企業」,不斷的向銀行貸款,導致通貨膨脹,刺激物價上揚。終至民生凋蔽,米價暴漲,大鬧米荒。在二二八事件的前二週,台北市千餘人遊行請願要求解決米荒之事。百業蕭條,伴隨的失業人口的驟增。一九四六年底,據報導全台約有四十五萬的失業人口,預示著一個動盪不安的社會即將來臨。除了失業人口激增的因素造成盜劫四起,加上駐台軍人的軍紀敗壞如偷竊、.搶劫、調戲、殺人。無所不為,造成嚴重的社會治安問題,亦是社會動盪的一大根源。過去日治時代夜不閉戶、童叟無欺的秩序井然,轉眼消失無蹤。二二八事件前的一九四六年中,一連發生了許多轟動社會的警民衝突的荒唐事件,其中以「布袋事件」、「新營事件」、和「員林事件」三大事件喧騰一時。也正說明了「山雨欲來風滿樓」的景象。
        四、文化的隔閡與衝突
        光復之前,台人因抗拒日本統治,對「祖國」自然加以理想化而嚮往之。等到「光復」之後,才發現真正的「祖國」與心目中的祖國差距甚大,心理的不適應與失落感便因此而產生了。其實,台灣自十七世紀以降,已充分顯現其海洋文化的特性,一八九五年台灣割讓日本之後,更正式與中國分道揚鑣,走進了不同的歷史軌跡,社會的差距也日漸拉開。也因此讓台灣擺脫了近代中國動盪、戰亂的命運。日治的五十年,台灣在政治、財經方面已超前海峽對岸多多矣! 其他如教育的普及化、台人衛生習慣的改良、社會治安的整頓、法治觀念的培養,都遠遠勝過對岸那個動盪的中國社會。儘管台灣的進步,為旅台的大陸人所共見,但是雙方在開始接觸相處之後,彼此的不適應依舊產生了。「大陸人」對於四處充滿著東洋氣息的台灣人動輒以「奴化」斥之。而台灣人對於原先熱切歡迎的唐山弟兄姊妹,亦漸感不耐。看民報社論的一段反諷 『 自祖國來臨的大先生們,時常說我們奴化,當初我們很憤慨,不知道指什麼為奴化,現在我們已經了解了,奉公守法,即是奴化,置禮義廉恥於度外,才能在這個「祖國化」的社會裡生存 』。戰後台灣社會流行著一句話「狗去豬來」,正足以表達台灣人內心的失望與不滿。這篇社論刊出的八天之後,台灣終於爆發了二二八事件!
        五、事件的爆發與經過
        一九四五年底台灣人歡欣鼓舞重歸祖國懷抱; 一九四六年變成理想與真實的中國在內心交戰、衝突、煎熬;到一九四七年初對「祖國」終於瀕臨絕望的邊緣了。
        緝煙血案引燃二二八事件的導火線。
        1947年2月27日下午二時許,專賣局查緝員三人在延平北路、南京西路圓環交會處之天馬茶坊附近廊下,查獲一名販售私煙的四十歲寡婦林江邁,欲將其香煙悉數沒收,林婦跪地苦求。葉姓查緝員以手槍槍柄,敲擊林婦至頭破血流,昏倒在地。路人激憤,蜂擁喊打之聲四起,查緝員棄車奔逃時,又開槍誤擊旁觀市民陳文溪。群情更加激憤,乃將卡車上之私煙,拖到圓環放火焚燒。隔日上午,民眾以案件未得解決,沿街打鑼通告罷市,全市騷動,各處民眾如山洪爆發般的四面八方蜂湧而至,衝進專賣局台北分局,毆斃該局職員兩名,傷四名,物品及車輛一一被拋出路中,放火焚毀。下午一點後,一陣以鑼鼓為前鋒的群眾四、五百人趨向長官公署而行,遭衛兵舉槍阻止,旋聞槍聲卜卜,市民隨即死二人、傷四人。至此,情勢愈複雜,學生全部停課,機關團體員工逃走一空,店家遭搗毀,外省公務人員、憲兵、警察被毆打者為數不少。蜂起的民眾於二十八日下午佔據廣播電台(今臺北市二二八紀念館),向全台廣播緝煙血案。因此,三月一日起,事件迅速擴及中南部,全島騷動。
        自台北發生騷動後,基隆市、台中市方面、彰化市、嘉義市、台南市、高雄市....等大市鎮,包括人口較少的縣轄市,幾日內亦繼起響應。以上各地的反應性質並不一致,有些地方確是武裝反抗,如嘉義由民眾、青年動員編制的民兵;台中由楊逵、鍾逸人、謝雪紅所整合的「二七部隊」;高雄的青年學生兵。有許多地方只是民眾控制警所武器槍械,維持地方治安,或要求駐軍繳械。再者,各地行動中參與的份子也相當複雜,包括有青年學生、戰後退伍軍人、台籍日本兵、失業者、地方領袖,但也有地痞流氓混跡其中。但絕非有計劃、有組織的武裝叛亂。28日下午市參議會代表全體及黃朝琴,赴公署面謁陳儀,商討對策,並要求下令禁止軍警開槍。3月2日下午,「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」(以下簡稱處委會)假中山堂開會,決定變更開會組織,增加陣容,再次要求解散警察大隊。會議進行中,場外槍聲頻仍。
        三月三日改組擴充後的處委會,會中決定成立以學生青年為主的「忠義服務隊」,以維治安,沒想到數天後,這些青年、學生竟成為國府軍槍下的犧牲品。就在此時,另有蔣渭川及學生等代表共四十餘人,面見陳儀,提出三點意見。三月五日,處委會正式通過組織大綱,明白接櫫「改革台灣省政治」的宗旨。組織大綱第一條:「本會定名為『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』,以團結全省人民處理二二八事件,及改革台灣省政治為宗旨。」此時處委會已從治標的事件處理,走向治本的政治改革。自從事件爆發,陳儀數度召見蔣渭川,欲其出面安撫街頭民眾,制止暴動。蔣則提出政治興革,並要求陳儀保證勿向中央調兵,以免事態擴大。然而就在陳儀一再向蔣渭川保證不向中央請兵的翌日----三月六日,陳儀又數度呈報蔣介石,要求中央派兩師的軍隊來台「消滅叛亂」。豈料,中央的援兵一到,處委會立刻被陳儀視為非法組織而遭整肅。主要罪由,則是著名的「四十二條處理大綱」。不過軍隊未到,高雄屠殺已先登場,三月六日,高市二二八處委會推派代表,與高雄駐守鼓山要塞司令彭孟緝交涉,不料四人被綁,其中三人遭槍決,不久彭又令士兵下山包圍市府禮堂,並以機槍掃射屠殺與會人士。事後彭孟緝非但未受追究,反受蔣介石的贈勳頒獎。
        三月八日下午,國府軍二十一軍增援部隊抵達基隆,憲兵第四團兩個大隊登陸基隆港。同時,二十一師三千名部隊也在高雄登陸。從此展開了一場「血的大肅清」。登陸的士兵對著碼頭工人與苦力,未加任何警告就用機槍掃射,數十名、數百名的工人應聲倒下。數百名被視為暴徒者,或足裸或手掌被貫穿鐵線,或三五人一組或十數人一組,統統捆成一團拋入海中。部隊掃過基隆後,當天晚上進入台北市。天未黑,行人已絕跡,門戶緊閉,十時之後,圓山方面突傳緊急機槍聲,接著馬路上皆是機槍、步槍的聲音,全市傳遍恐怖的噓噓子彈聲。處委會的開會地點中山堂,三月八日下午之後,頓然成為慘絕人寰的殺戮戰場。
        八日下午正在處理各部門事務的學生、青年共兩百多名,被亂殺一陣。幾個女學生被抓住長髮,拋出窗外氣絕身亡。戴錶者、戴戒指者,被切斷手掌、手指,鈔票被搜光。部分市鎮,許多青年學生民眾一卡車、兩卡車的被捕捉而去,一去不回。許多家人或兒子,被迫在火車站前廣場觀看兒子或父親被槍決;基隆軍隊,割去青年學生二十六人之耳鼻及生殖器,然後用刺刀刺死;高雄將人釘在樹上,聽其活活餓死。屠殺方法,殘酷無倫。
        陳儀當局自三月九日以後,即開始有計劃地逮捕台灣的知識菁英。教授、律師、醫師、作家.....地方領袖、社會名流紛紛被捕,或下落不名,或公然處決。如台灣第一位哲學博士台大教授林茂生、台灣本土金融先趨陳炘、報社社長宋斐如、高等法院推事吳鴻麒、律師公會會長李瑞漢和其弟李瑞峰、醫學博士施江南、阮朝日、黃朝生、廖進平、陳能通、郭章垣、陳澄波......等諸如上述菁英遇難冤死者,多不勝數。他們絕大部分多未涉及暴動,卻無故遇害。許多社會人士在相同的時間裡「巧合」的被誤殺,足見是一場有計劃的謀殺。經過數天的軍事行動,全島已受控制。但旋踵而來「寧可枉殺九十九個(柯遠芬語)」的「清鄉」及「綏靖」工作,又帶來了人人自危的恐怖氣氛。此次事件,究竟死傷多少人,至今仍難確定,「但至少有一萬人至數萬人之多」。
       六、結語
       一九四五年的台灣「光復」,是台灣海峽兩岸的一次「統一」。 一九四七年二二八事件,是這次「統一」的後遺症。它可說是一場文化衝突,也說是一場「官逼民反」、「民反官壓」的輪迴。這場悲劇,為台灣的住民烙下了一個深刻的胎記。讓台灣人性格更加卑屈奴性,對政治產生恐懼,從而鞏固了蔣氏父子撤退來台,實施極權專制的政體。(參考資料:玉山社出版李筱峰教授著「解讀二二八」)
 
 
此文轉自 41分期目錄 http://uttm.tnmr.tn.edu.tw/e41.htm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